衢州信息網歡迎您!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今日衢州

老街復活,該是什么模樣

時間:2019-10-25 10:58:58  來源:  作者:

衢報傳媒集團記者 藍晨

烤餅一天能賣出一兩百個,傳統桂花餅成爆款,農家灌腸賣到脫銷……剛過去的這個十一黃金周,衢江杜澤老街徹底火了。

據統計,十一期間,13萬多人次游覽了杜澤老街,實現旅游收入約1200萬元。其中,10月4日游客量最多,達6萬多人次,當天老街的營業額突破500萬元。

在鄉村振興大背景下,傳統老街如何活出自己的模樣?2018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就曾指出,城市規劃和建設要高度重視歷史文化保護,不急功近利,不大拆大建;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環境改善,更多采用微改造這種“繡花”功夫,注重文明傳承、文化延續,給城市留下記憶,讓人們記住鄉愁。

杜澤老街以新的業態帶動傳統街區“活化”,吸引了很多年輕人,讓老街重獲新生,活力滿滿。如何讓游客“坐下來、停下來、靜下來”,杜澤老街的做法或許是一種很好的嘗試。

微改造:

讓老街傳統元素“活”起來

既不大拆大改,保留了傳統空間,同時又以新的業態讓傳統街區復活。杜澤老街在改造過程中,傳統與現代實現了怎樣的融合發展?

杜澤老街上的街坊社區微改造,是首先值得肯定的。800米長的杜澤百年老街,幾百間店鋪,其中不乏傳統手工藝老店,更保留著百年建筑與世代棲息于此的原生態人居。

縱觀國內,傳統街區千篇一律,有的拆掉重建,有的原樣復古,但又搞不出新的業態,特別是不能被年輕人認可。調查顯示,現在全國的城市傳統街區保護都碰到同一個難題,那就是“活化”問題。在文旅融合大背景下,讓游客能夠“坐下來、停下來、靜下來”的多重元素亟待開發。

“歷史文化街區的打造、保護相對比較容易做到,只要投資到位就問題不大,難就難在‘活化’上。”來自杭州、從事歷史文化研究的周林生在走訪了杜澤老街后說,“對于當前著力提出的注重文明傳承、文化延續,人們開始意識到一個問題:我的記憶到底能不能從歷史中找到依據?這種意識變得越來越強烈,所以傳統文化街區的改造與創新是時代性的文化要求。”

再回過頭來看杜澤老街,其傳統元素經過微改造,讓人耳目一新,不僅保留了原本的肌理,外觀符號元素的識別也得以留存,同時裝進了新內容:賣花的女孩、賣煙的小販、賣報的小孩、賣糖葫蘆的師傅、挑著竹擔子賣桂花餅或灌腸的商販......在老街的店鋪里,你還可以體驗各種民俗手藝,比如彩繪臉譜、捏泥人、剪紙等,在玩的同時感受非遺文化的魅力。非遺馬燈戲、灘簧坐唱班、民俗婚嫁……當傳統“活化”起來,一項項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獨特魅力也競相釋放。

不僅如此,百年建筑與百歲老人也成為老街的“活化”符號。杜本仁堂始建于民國二年,大門為石庫門,天井四周設有走馬樓,天井地面四周用長條石鋪砌,地面中間為三合土墁地菱形花紋。比杜本仁堂還長3歲的百歲老人杜愛琴與這座雕刻精細的古建筑對望而居,3個均過古稀之年的兒子侍奉左右。老建筑與老人的動靜相依,讓游客看到了百年歲月沉浮。

杜澤老街還微改造了水生態,老郵局、杜氏宗祠、壽字廳等明清風格建筑群均得以保留。

“活化”老街傳統元素理念,同樣貫穿于常山縣芳村老街的改造中。芳村老街始建于北宋重和元年(公元1118年),有近千年的歷史沉淀。先前古街改造項目被列入常山十大專項工程之一,為保存好歷史遺跡,芳村鎮通過道路提升改造、古街路面修復、雨污管道鋪設、房屋外立面及內部結構修繕等,讓芳村古街既保留了傳統古居風格,又煥發了新的生機。

老街上的時尚玩藝吸引年輕人和小孩。

走出去:

讓傳統文化“潮”起來

夜晚悄悄來臨,來杜澤銅山溪邊廣場聽一場鄉村音樂會吧!或者參加老街舉行的食神挑戰賽……杜澤老街活動不僅吸引著年輕人的眼球,還將老街上的美食、文化捧成了明星。

在互聯網時代,通過這類與年輕人聯系密切的活動方式,越來越多的古街新風尚通過手機客戶端“走出去”。

浙江林業大學大二學生李晴涵假期里帶著幾個同學到杜澤老街玩。他們到老街的漢服售賣租賃店租了漢服,在老街上走了一圈,“穿越照”在微信上一發出,就獲得來自朋友圈的百來個點贊。

青春活力與古風激蕩,撞出了不一樣的火花,加速了古街“走出去”的腳步。在杜澤老街,隨處可以看到網紅舉著手機架在現場直播。“杜澤村播·com”成為古街上的新時尚,其通過互聯網直播新概念與傳統老街親密接觸,將具有杜澤特色的文化和產品推廣至更多、更遠的人群之中。

正是有了這樣讓傳統文化“走出去”的想法,文創產品也開始在古街上亮相。以杜澤老街為IP,衍生出各種周邊文創產品,帆布袋、文化衫、玻璃杯,還可在現場DIY定制個人專屬產品。老街內還設有文創雜貨鋪,琳瑯滿目的精美小禮品,刻有杜澤印記的文創產品,連同濃濃的鄉愁被游客帶走。

“這些五彩斑斕的作品,以獨特的視覺語言對古街的視覺符號融合時代特點進行‘再設計’,賦予他們新形象、新內涵,讓更多的人認識老街。”高校設計專業畢業的游客章恒感慨道,“我們不能讓人們有一種老街就是老舊、平價的感覺,要將老街文化變得更有質感。”

如今,老街網紅IP南孔書屋落戶杜澤老街,“有聲國學”也悄悄在此落戶。

以往對于歷史文化名城的保護,更多局限在建筑。如今杜澤老街的爆紅,給歷史文化老街保護和發展帶來一個新的啟示:讓傳統“潮”起來或許是保留地方文化肌理的希望所在。

江山市的清湖古碼頭,隨著人流量的提升正不斷為世人所認識。同時,古碼頭文化也走出了清湖,亮相于國人。反映碼頭遺風的《絲路清三》歌舞劇在“村歌十年•江山盛典”中斬獲全國金獎;移民新區不斷放大清泉淘寶村的“物聯網”優勢,利用清湖古鎮這張名片,讓清湖的茶葉、獼猴桃等農特產品“走出去”,不斷豐富“樂淘小鎮、自在清湖”的產業內涵。

杜澤老街上的傳統文化表演。

大花園治理:

讓老街“升值”了

隨著“衢州有禮”詩畫風光帶的建設,在黨建治理大花園的背景下,近年來,衢州各地的老街乘著鄉村風貌提升之風,大有復興之勢,身價不斷“飆升”。

柯城區航埠鎮配合當地整治,深挖水文化、橘文化、航運文化、商賈文化,重點打造“一江兩岸三入口四街區”。而航埠老街這一歷史街區,周邊也多了多處網紅打卡點:航江路旁的臨江濱水公園、千米江濱生態走廊,興航路上的黨建公園……人居變靚,品位提高,一個新的“網紅小鎮”正在興起。如今老街上可謂是一鋪難求,對進駐商家的門檻也逐年提高。

何家鄉是常山縣唯一一個沒有小城鎮的鄉鎮,群眾日常商業活動主要集中于一條繡溪古街上,古街建筑大都建于清末年間,距今已經100多年了。何家鄉以“宰相故里、五彩何家”為發展定位,依托當地的古街文化,進行了全方位的開發,保住了繡溪古街上的古房、古樹、古塘、古文化,讓古街風貌提升。

江山清湖街道以“清溪鎖鑰”古碼頭為中心,投入2000萬元,改造古鎮老街立面、修復古屋,將碼頭文化、船幫文化融入古鎮景觀打造中,并通過開座談會、現場走訪、古籍翻閱等方式,找尋清湖古鎮故事,提升古街文化內涵。

開化縣華埠鎮橫街改造項目是開化小城鎮環境綜合整治行動的先行者,通過配以青銅雕像、牌坊、石板凳、盆景式園林等具有人文氣息的小品,與老街周邊蒼木橫生的自然環境融合起來。“近年來,周邊環境明顯好了很多,橫街成旅游點了。”在上海工作十多年的華埠人張明仙說。

傳統打鐵鋪被保留了下來。

記者手記

老街應有自己的個性

一條保存良好,且充滿煙火氣的老街,不僅是一座城市活的地域文化載體,更是游子們心中的一份牽掛、一個念想。讓“來者可觀鑒,往者可追憶”,是一條老街的價值所在。

如今,各地都很重視地域文化的挖掘與傳承,開發風情老街就是最好的證明。但縱觀當下,很多老街從開發建設之初就選擇了快速復制,沿街兩邊全是新建的商鋪,外觀大同小異,很少顧及當地的歷史特色,千街一面。

趨同的發展思路和商業計劃,結果往往是泛濫了商業氣息,丟失了特色文化,被改造拆除得找不回原來的味道。多少經營了十幾年、幾十年的老店味道,在改造中漸漸消失殆盡。

實踐證明,只有貨真價實、具有深刻記憶的老街,才能在歷史的長河中永葆青春活力。那么到底應該怎么做才能既保留特色,又能有更好的發展?首先,應尊重歷史特性,保護有形的歷史遺跡,以免淪為標準化、缺乏特色、缺少人性化的單純物質空間。同時,尊重老街現有格局,不能盲目拆除,使老街失去原有風貌。特別是不能盲目追求“高大上”,而應依托當地產業優勢、歷史人文積淀和獨特資源稟賦,形成獨具特色的發展模式。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打造“小鎮客廳” 助力全國賞石日
打造“小鎮客廳” 助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